热线电话 13988999988
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中心
新闻资讯
成功案例
行业资讯
资质荣誉
在线留言
联系我们
网站公告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我为了新家去火车站的小商品城买一些锅

发布时间:2018-11-21 19:38
 
    小雨加雪    
    这段时间我没少联系秦兵,也去了《新文州报》报社许多次!他说那领导去了北京,后来回来又总不能抽出时间,反正电话费浪费了不少,有时他跟本不接听,有时候接了说某时某刻会回过来,然后一等就到第二天甚至几天;要不就说手机有问题自动关机了或者是手机出故障了没有声音。这种情况被我证实确有此事,只是情况正好相反!    
    记得好像是11月20日以后的几天里,我为了新家去火车站的小商品城买一些锅、盆之类的物件。和秦兵魏文玲不期而遇,他们也买类似的东西。因为我当天的前日晚上给秦兵打了几次手机他一直没接。我们其实都赌着气儿,但见着了还要象征性地打招呼,又各自挑各自的东西!大约两三分钟后,秦兵的手机响了并且铃声很响,他很不自然看过来,我们互相对视了一下,我感觉到他的不自在,他自言自语道:“这手机是有时响的真够高的,有时简直……”他不过是在掩饰他的谎言罢了!他接听了电话,可以看出来通话也很顺畅!我真愿意相信他的手机是真的有毛病。其实,大家心里都清楚是咋回事儿!说到脸上就没意思了,但恨之入骨又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心情!    
    关于郝兵军籍生的事情至今仍没有结果,也不可能有结果了,因为联系不上郗金卫,也找不到人,偶尔联系着了,郗金卫说他一直在北京。因为北京某军校军籍生的事儿正在那儿跑着,并且注定已经赔透了。所谓跑着其实是在跑官司,那个学校的军籍生注定已经办不了,但是钱在北京某个人的手里却退不出来,好像有八九十万元,涉及七八个学生。对于郝兵的事儿,郗金卫说不出所以然来,也不说退,也不说能不能办成,只是劝着让我们劝慰家长,安慰家长。这当然只能当废话听了!我经常打打郗金卫的手机,全是手机呼,有时会在晚上十一点,十二点甚至凌晨一点以后打,但从来没有打通过,却每打一次都会浪费一次电话费。    
    秦兵说他是每天至少打两次,早上、晚上各一次,偶尔会打通,但也是微乎其微!郗金卫采取的办法是匿影藏形拖延着不照面,也曾保证和承诺,但终是解决不了问题!    
    秦兵曾提了几次报案,说以郝天诚的亲戚的身份报案,这样可以躲避涉及违法的事实,作为受害者出现而不是参与者。说郗金卫在北京就用这种方法,我心想七八个学生,他还能都以亲戚的身份出现,秦兵也曾说只要发现郗金卫现身文州,他就绝不会轻饶,报案来不及直接扣留几天也所谓,或者用黑社会的势力。说他老婆魏文玲认识文州市南区的黑社会里的几个人物,并且她有同学也在黑社会里!真不行就让黑社会解决,去北京找是太难找了。但在文州只要发现他绝对不会让他跑喽!我没法说他的这些方法好坏,只提关键性问题,那就是退钱!    
    今天终于有机会见秦兵所谓的领导了,原定是昨天又拖到了今天!却听说佟文昊是专门负责文州师专招生的!我不知秦兵壶里装的是啥药?以前听他说佟老师是教委的某处主任,不过也听他谈过文州师专的这个佟老师,但当时他是校长,还记得他说我的所有学生交给了一个人做,是教委的。现在却是专负责文州师专的人了?怪不得他做不好呢?!我在去他们约好的酒店的路上,思索着这些问题。    
    天空飘着零星的小雨雪,冬天来了。我检查了随身携带的数码录音器,还在内层贴身的衣兜里,外面又套了件毛衣遮掩着。我反复试验了几次,录音效果很好,我甚至怀疑它会录下我心跳的类似战鼓敲响的声音!是的,为了这个日子,我已经苦苦熬了两三个月时间,今天反而有很平静的心情,也许以往炽热的气愤和痛恨已经在时间中逐渐淡化,但我坚持我的目标,我必须搞到证据,于是我在犹豫中狠心买了这个兼有录音功能的掌上电脑,外观平庸,但功能卓越。尤其有8个小时的数码录音很适合我!我也曾咨询了有关法律方面的问题,偷录可以当作证据!    
    这个酒店是我和秦兵以及徐彩红、何明等几个人在七月份来过的,还是那个包房。故地重游,却今非昔比,别有一番心情。大家坐下来后,我又不断提醒自己平静、平静……主要目的是录音,我怕我谈起事儿来,情绪激动,坏了大事儿!和佟文昊一同来的还有一个老师,听说是文州师范(已并入文州师专)的老师。佟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