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线电话 13988999988
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中心
新闻资讯
成功案例
行业资讯
资质荣誉
在线留言
联系我们
网站公告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套房里死在某个女人的软床上才合理。

发布时间:2018-12-04 21:01
 
 
  高晋叫来值班经理,指着那个洒了咖啡的女招待说;“记下她。”
 
  值班经理走后,我们继续谈话。高晋问我警察到我家去都问了我些什么。
 
  “主要就是问我最后一次见高洋是什么时候在有谁。我说最后一次见高洋就是那次咱们
在那个天井院子里吃饭,当时你不是也场?咱们几个和那俩‘罪名’。别的我没说什么,实
际上我也记不清那儿的事了,过了这么多年。我记得咱们当年也没干什么,就是挺单纯地去
玩,要说那段时间潜藏有引发高洋死亡契机的话,我一点想不起来。”
 
  “我也是这么跟警察说的。”高晋用手指敲击着桌面说,“虽然高洋是我哥哥,一些你
知道包兄弟一向是谁也不管谁的,他跟你的关系往往倒比跟我密切。他有什么话可能跟你们
说却不一定跟我说,譬如女人。”
 
  我笑起来,高晋抬眼看我喝了口咖啡:“我寻思着警察大概把我当成凶手了。”
 
  高晋看着我,没有任何表示。
 
  “警察从我家里拿走一把云南出的刀,刀上有卷刃和血迹。当时他们什么也没说,高洋
死了也没说,刚才听你说我明白她们一定以为这把刀就是砍了高洋脑袋的刀。”
 
  “到底是不是呢?”
 
  我笑。“这刀是高洋本人给我的,第一次从云南回来给我的,你说是不是?一个人怎么
能把砍了自己脑袋的刀赠人,这又不是《西游记》。”
 
  高晋长时间地看着我,垂下目光欠身拿杯喝了口矿泉水,又仰回椅背看着我。“这事我
一点也不知道——高洋先前就去过云南还带回一些东西赠人,我只知道他这人对自然景观没
什么兴趣,一向就喜欢在有美酒佳肴漂亮女人享受设施齐全的东南沿海城市混。警察说他死
在云南的荒山里时我还纳闷很长时间,在我想象中他就是要死也应该死在其个大饭店的高级
套房里死在某个女人的软床上才合理。”

上一篇:那里是谈事情最佳的场所

下一篇:没有了

返回列表